论文《中学民族团结教育之认识与实践》
发布时间:2015-05-21浏览次数(19188

   


中学民族团结教育之认识与实践
张伟明 苏州新区第一中学(邮编215011)


    【摘要】本学期起,全国大中小学分层次、有序列地启动开展民族团结教育。开展学校民族团结教育,须抓好认识、了解、融入三个层次的基础工作,才能将工作抓落实、出实效。我校承办内地新疆高中班十年,积极探索民族团结教育的开展,不断拓展民族团结教育的形式、途径和方法,在实践中不断积累经验,取得成效明显。
    【关键词】民族团结教育 认识与实践 新疆班
    去年下半年,国家教育部发布《学校民族团结教育指导纲要(试行)》,要求全国中小学要设置专门的民族团结教育课程,并根据不同年级开设不同课程、保证相应学时。根据教育部、国家民委今年7月16日印发的《全国中小学民族团结教育工作部署视频会议纪要》, 在9月24日教育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上,民族教育司司长阿布都表示,我国将把民族团结教育的内容,纳入到小学毕业考查、中考、高中会考、中职毕业考试和高考之中,试题分值不低于15%。新学年伊始,按照中宣部、教育部、国家民委在学校开展民族团结教育的联合通知精神,全国大中小学正在广泛开展民族团结教育。
                                       一
    从2000年秋季学期起,我国在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开办了内地新疆高中班,这对于促进民族团结与社会稳定、加快新疆的建设与繁荣,具有里程碑的历史意义。作为全国首批承办新疆班的学校,我校在学校德育教育中,较早地启动了民族团结教育的实践,积累有一些经验。作为学校新疆班的基层直接管理者,对此也有一些肤浅的认识与思考。加强学校民族团结教育,必须抓好这样三个层次的基础工作:
    第一:认识。江泽民同志曾明确指出:“民族问题是关系我们的国家统一、社会稳定、边防巩固、建设成功的大问题。”对民族团结教育认识的高度决定工作的态度和程度。教师是学校民族团结教育的具体实施者,他们对这项工作的理解,直接影响到教育实施的效果。加强学校民族团结教育,其重要性不是因为现在考试要考了,而更是基于我国这方面的国情,是关系到我国社会稳定和边疆稳定,关系到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成果是否能得以保持的大事。去年拉萨的“3.14”事件和今年乌鲁木齐的“7.5”事件,无疑给大家上了一堂生动的民族团结教育课,让我们意识到加强民族团结教育的重要性。加强民族团结教育是我们每个教师应该履行的职责,只有教师的认识到位了,才会关注民族团结教育的过程,才会关注民族团结教育的效果。
    第二:了解。要实现各民族的大团结,最需要的是各民族之间的互相了解。了解了,也就理解了;理解了,也就尊重了,而惟其互相尊重,方可真正意义上实现民族大团结。而这个了解不应仅局限于对各民族风俗习惯的了解,更重要的是民族文化心理的了解。
    1、了解党的民族政策。党的民族政策是我们开展民族教育和民族团结教育工作的指导纲领和行动指南,了解党的民族政策,是开展民族团结教育的前提基础。在中学开展民族团结教育,教师首先要了解并熟知党的民族政策,才能在教育过程中很好地加以把握,围绕贯彻实施党的民族政策,融会贯通地开展专项教育并取得实效。从学生层面来说,按照要求,初中阶段为民族政策常识教育,普通高中阶段为民族理论常识教育,中等职业学校将开展民族理论常识实践教育,这将有助于学生初步了解政府的民族、宗教政策,增强各民族学生自觉维护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思想。缺乏对民族常识、党的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了解,在日益开放的今天,将影响各民族之间的交流和交往;在学校,也会影响到对民族学生的规范管理及思想政治教育工作。
    2、了解各民族风俗习惯。民族风俗习惯是民族在一定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相沿积久而形成的生活方式,涉及到各民族的生产、居住、饮食、服饰、婚姻、丧葬、娱乐、礼仪、禁忌等诸多方面,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民族的历史传统、心理感情以及道德准则、宗教观念等,是民族特点的一种外在表现。“每个民族对自己的风俗习惯都有着特殊的感情,他们往往把其他民族对本民族风俗习惯的尊重,看作是对本民族的尊重;对本民族风俗习惯的轻视,看作是对本民族的歧视。因此,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有利于民族团结。”①小学阶段的民族启蒙知识和民族常识教育,将让学生对56个民族的历史、文化、宗教、风俗习惯等有初步的了解,从而增进各民族的相互了解、相互尊重与和谐团结,帮助学生学习和了解各民族的基本情况。作为从事民族团结教育的教师,也要了解,只有了解了,才会在教育和日常生活中注意到这些问题,才会避免因无知而可能产生的误会甚至摩擦,真诚地相处。
    3、了解各民族文化心理。有这样一个故事:一艘游船上聚集了来自各国的游客,游船不幸触礁将下沉,船员试图说服游客跳水但毫无反应,船长亲自出马,不一会儿大家都“扑通扑通”跳入水中。后来船员问及,船长说:我对法国人说,在这样一艘豪华的船上跳下去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对美国人说,下面的水冰凉冰凉,跳下去是一个很富有冒险性的事情;对德国人说,跳下去,这是命令;最后对中国人说,别人都跳了,你还不跳吗?这个故事说明掌握不同民族文化心理将有助于工作的开展。文化心理是指一个民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形成的相同或相似的生活习惯、思维习惯以及行为准则。一个民族的文化心理决定该民族的审美心理。民族一旦形成,在其成员中就具有强烈的认同感、共同的心理状态及与其他民族成员不同的思想情感。基于这一民族问题的敏感性特点,要真正加强并实现民族团结,就必须在了解民族风俗习惯的基础上,深入了解各民族的文化心理,并基于不同民族的文化心理差异,有策略、有差异性地与不同民族学生相处交往,才能真正“用真心换真情”,逐步走向融入。
第三:融入。汉民族本就是一个多民族的融合体。只有在相互了解和尊重的前提下,实现不同文化的相互接受、相互认同,并逐渐走向相互融入,才能真正意义上实现民族大团结。在今年的乌鲁木齐“7.5”事件中,一个明显的迹象是,懂汉语的、有正当职业的维吾尔人参与极少,那些不顾自身安危营救汉族人的,恰恰就是他们。这说明什么呢?文化融入和生存出路是加强民族团结的第一利器!从国内来讲,汉文化是主体文化,现在生存或就业环境基本是汉语环境为主体。因而要让各民族都能认识到,要使本民族地区社会经济得到发展,并使其民族文化也从中得到发展,就必须接受汉文化并大力推广汉语言教育。这从英文化和语言在我国及世界范围内的扩散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一点。大家语言相通,思维情感便可能实现相通相融。这里强调的是相互融入。
                                          二
    在全国大中小学有序列、有层次地开展民族团结教育,这是基于我国民族成份多、民族问题复杂、民族问题由来已久等国情,是实现各民族团结和睦、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近十年来,我校以承办新疆班为契机,积极探索民族团结教育的有效途径和方式,将民族团结教育有机融入学校德育工作之中,努力把学校建设成为全市乃至全省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窗口。
    1、加强培训,让教师在持续的学习中提高思想认识。地处我国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苏州,积垫有深厚的汉文化底蕴,政府工作重心早已转入到经济建设之中,尽管随着政策的开放,来苏就业的少数民族数也涉及三十多个,但毕竟人口比极小,因而人们的民族观念淡薄。为提高全体教职员工的思想认识,更好地理解民族团结教育的重要性和开办新疆班的宗旨和意义,更出色地完成党和政府交给我们的政治任务,在办班之前,我校就邀请苏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专家来校作专题讲座,并陆续选派教师参加新疆教育厅、江苏省民委等部门组织的专题培训,进而组织教师的培训,通过省级、市级、校本的逐级培训,加强教师对党的民族政策的学习,和相关形势的了解,这是提高认识的关键点之一。针对我校办班实际,我们更多地通过教职员工大会和新疆班教师专题会议,让教师们更多地了解新疆的多民族、多宗教、多种语言文字并存等社会实际和教育发展情况,新疆地处西北边陲,漫长的边界和严峻的“反分裂、反渗透”形势,以及新疆的稳定之于我国的重要性等等,每年的新招聘教师培训,新疆班专题成为必修项目。种种措施,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所有教师都能充分认识到,加强民族团结教育是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命线,是各族人民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根本前提和保证,真正理解历史已证明了的“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则政通人和、百业兴旺;国家分裂、民族纷争,则丧权辱国、人民遭殃。”
    民族理论的研究成果表明:民族的成员在与本民族内部成员交往时,民族意识系统是封闭的;只有当不同民族的成员在具体交往时,民族意识系统才会启动,民族成员的划界意识、认同意识、归属意识就会自然产生,尤其是少数民族成员会更加敏感。就新疆班学生来说,他们因社会情感支持系统弱化,对本民族教师、同质群体的归附心理会加会,民族划界意识、抱团心理、戒备心理会增强。②了解民族文化心理,将极大地提升教师的民族团结教育工作实效,在师生交流中,学生对教师知晓自己民族文化和常识感到敬佩,对教师的信任感油然而生,自觉接受教师的引导与帮助。教师不是民族问题的研究者,因此对民族文化心理的了解,更多的是通过与学生和家长的交流沟通中知晓。在业余时间,新疆班教师更多地与学生“闲聊”,充分利用家长来校探亲或去新疆家访、开家长会、接送学生返疆返校等有限的机会,更多地与家长“闲聊”,一方面让学生或家长感觉到老师的关心,另一方面也从中了解更多关于民族的情况和文化心理。
     2、创设条件,让学生在浓郁的民族团结氛围中熏陶成长。荀子曰:“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环境的渗透与氛围的熏陶,对学生的教育影响十分明显。学校努力让墙、让路、让橱窗都成为一道道布景。墙上,“祝福祖国六十华诞、谱写民族团结新篇”等横幅高挂;路旁,“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枝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等标语字牌显眼;橱窗里,是不断翻新的民族风情等内容的展示,校园处处散发出浓郁的民族团结气息。新疆班学生的住宿安排,也以各民族散插为原则,让不同民族的同学更多地相处相交。我们还曾“二.二”分段为原则,将新疆班整体上与本地班混合编班,在学习和生活上创设更有利的环境条件,各民族同学之间团结和睦,直到现在,不少已毕业的两地学生,交往密切,受此影响,也有本地的学生考入新疆的高校。
    3、开设课程,让学生在课堂中有序列地接受专题知识教育。早在2005年,我校就在有计划开展德育活动的基础上,启动校本德育课程的建设与实践,加强对新疆班开展德育教育,把民族团结教育纳入其中。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课程建设已日渐成熟,编印的3本校本德育教材已投入使用,新疆自治区教育党工委、教育厅党组书记赵德忠亲自为其作序。这套教材包括新疆-苏州两地自然条件、社会经济发展、苏州古典园林欣赏、新疆民族与宗教演变、新疆统一于祖国的历史进程等内容。这一课程的开设,让学生全面、有序、真实地了解新疆的历史与文化,并在与苏州历史文化的对比中,更多地了解、接受并逐渐认同汉文化,实现多元文化的融合,同时在与先进科技文化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对比中找出差距,增强为家乡的建设和发展作贡献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多年的实践,其成效已日渐体现。在最近国家教育部民族教育司组织的对新疆班学生的政治宣讲活动中,担任主讲的新疆师范大学李教授充分肯定了这一民族团结教育的探索实践,并表示一定要尽力推动这一探索在全国新疆班中推广。
    4、开展活动,让学生在丰富多彩的活动中接受民族团结教育。有计划地开展丰富多彩的教育活动,赋予民族团结教育以新的形式,让学生在多彩的活动中接受教育,是切实有效的德育教育形式,也是我们开设校本德育课程的延伸。我们开展的教育活动主要有:
一是德育主题活动。每年我们都会根据时事等,有计划地围绕某一个主题开展活动,如2007年我们组织了“民族团结一家亲”主题班会活动,2008年我们组织的两地学生联谊活动《让多元文化在这里激荡交融》,介绍并演示新疆主要民族和苏州地区的衣食住行娱等方面内容,并互教互学,串换表演,学生从中更多地了解了两地的文化,在活动中实现多元文化的交融。今年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后,我们立即以“认清事实真相,坚定政治立场,维护民族团结”为主题,在全体新疆班学生中有序开展看录像、读资料、开讲座、展辩论、谈认识、写感想等形式的系列主题活动,围绕事件及返疆后的所见所闻,深刻认识事件的真相和事件对新疆社会经济和民族团结带来的重要影响,深刻认识到民族团结对国家、对每个民族、对每个家庭的重要性,深刻领会“稳定是福、动乱是祸”。我们的学生结合暑假返疆宣讲活动,都参加了走家入户的维稳工作,高三叶斯木别克同学在家乡的宣讲,还在央视《新闻联播》节目的播出。
二是社会实践活动。社会实践能拓展教育活动的空间,让学生走向社会,通过眼看耳闻,接触真实的社会,我们也把它作为校本德育课程的延伸。每年我们都会多次组织学生在苏州的参观考察活动,包括古典园林、博物馆、水乡古镇等,每年春节组织两地学生联欢,并积极鼓励本地学生带新疆班学生进家里,或结伴逛街市,让新疆班学生更多地了解汉文化与习俗,并在相处交往中增进民族友谊。同时利用暑期返疆,积极组织学生开展返乡宣讲活动,并结合时事开展其他社会实践项目,如结合新疆建区五十周年,让学生在家乡采访调查,收集民族团结的典型故事,了解家乡的发展变化等,从中感受到党的民族政策的英明正确,增强对党的情感和感恩意识。
    三是科技艺术活动。新疆班学生能歌善舞,因而我们更多地以学生最喜爱的形式开展民族团结教育。平时利用社团活动排练体现民族特色的节目,并参加省、市、区各级文艺演出或比赛。如每年积极参加苏州市“民族团结宣传月”活动演出。在2008年新疆班春节团拜会上,我们组织学生表演了民族舞蹈串联、用苏州话演唱《苏州好风光》并伴以水乡特色的舞蹈、民乐合奏《送我一枝玖瑰花》、哈萨克舞蹈、合唱《感恩的心》伴手语5个节目,得到了在场市、区领导和师生们的阵阵喝彩。其实,这样的表演并不在于节目的质量,更多地通过这种表演形式,突出了“文化融合”和“感恩”的主题,达到了在艺术活动中渗透民族团结教育之目的。
新疆班办班已走入第十个年头,民族团结教育的探索实践已结出硕果,民族团结意识已深入人心,维护民族团结已成为师生之共识,学校被评为“江苏省德育先进学校”和“苏州市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民族团结教育无疑是其中一颗闪亮的明珠。随着民族团结教育在全国大中小学的全面开展,在新的形势下,我们要充分利用已有经验和优势,让民族团结教育这枝“雪莲”开得更盛、更艳。

    注释:
    ①《民族风俗习惯的形成、特点和对其尊重的意义》 明伟 《中国民族教育》2006年第11期
    ②《加强理论修养,提高育人效果》 严庆 《中国民族教育》2006年第3期

 

本文发表于《苏州教育》2009年第11期

ҲǸչʾԼʵսõӪ
 
 
进入编辑状态